rss 推荐阅读 wap

网农社_中国互联网互动社区!

热门关键词:  云南  as  xxx  自驾游  茅箭医院
首页 新闻资讯 网民家园 理财投资 网络互联 体育娱乐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微信群的隐秘生意:所有群明码标价有人靠群倒卖月入过万

发布时间:2019-12-03 03:42:58 已有: 人阅读

  当一个应用的日活超过10亿之后,它俨然是一个虚拟王国,正如微信。不可避免的,王国的每个角落里都开始充满金钱的味道。

  从朋友圈的3条广告,到九宫格的持续扩展,再到好物圈、小程序、小游戏等新功能的不断涌现,微信的商业生态正变得日趋完善且复杂,一批如拼多多、京东、有赞的互联网公司都通过微信的跳板,实现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

  还有机会吗?在巨头赚得盆满钵满之后,嗅觉灵敏的个人和公司也开始在这个庞大的生态系统里,寻找一片属于他们自己的栖息地,尝试着各种收获财富的可能。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支付了200元的学费后,罗超终于答应带我入行,传授其关于微信群买卖的生意经。

  罗超是一个微信群的卖家,他手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十几部手机上活跃着的近一万个微信群。每隔上几个小时,这一万个微信群里会同时推送这样一条广告:“诚信卖群,群推广,大量出售微信号......”每天,来自天南海北的人联系到他,询价、付款、拉群,没有任何合同保障,全靠买卖双方的信任。

  “我的原则是,先付款后拉群。”罗超说,由于是纯线上交易,卖家需要掌握足够的主动权。如果买家执意要先拉群看看效果,那这笔生意不做也罢,因为这样很容易被骗,网上骗子太多了。

  根据罗超提供的一份报价表,微信群被分成“普通群”和“精选群”。其中,普通群的价格为50元150个、100元320个;精选群的价格为100元70个、200元160个。

  首先,作为商品被售卖的微信群只要人数未达到500人,就可以反复被交易。其次,卖家之间的相互换群是极为简单和普遍的,且交易双方不需要为此付出任何资金成本。简单来讲,只要你有少量的群作为基础,可以通过和不同的卖家交换、裂变,得到规模庞大的微信群资源。

  在这一行,像罗超这样单打独斗的人只是属于段位较低的一层,在他之上则是一批团队化运营的玩家以及更上游的外挂公司。

  一家叫做“大圣广告”的平台提供的报价单显示,随机群的价格为99元40个群,199元100个群,299元200个群,比罗超的报价超出4倍多。

  在特色群的基础上,大圣广告对其进行了细致的分类,包含了“正规礼仪模特群”、“区块链货币群”、“足疗技师群”、“留学生群”等共计12个种类的微信群。其中“正规礼仪模特群“的价格最高,为99元2个,199元8个。此外,还有如“钓鱼群”、“二手车群”、“群”等数十个行业群与城市地区群。

  在我接触的卖家中,几乎没有一个卖家提供的群报价是相同的,最便宜的随机群是19元30个,首次消费卖家还会再赠送4个。按照罗超的判断,这种类型的群实际价值远远没有这么高,行业里有人以3毛钱一个的价格都交易过。

  在混乱的价格体系之外,各个被反复售卖的微信群内容更是鱼龙混杂。在我购买并加入的30多个微信群里(每个群的人数在400人以上),几乎都充斥着各种各样带着欺骗性质的广告。

  一个名为大同高端人士交友群的500人满员群里,“群里有想做副业的吗?每天保证300-500元”,“2019赚钱新方式,央视7套推广项目,周薪过万”,“123棋牌游戏APP下载”,“各大电商平台刷单”等形形色色的广告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群里闪动。

  此前,一个名为“好太太翔航厨卫电器”的微信群也在各种假酒、招嫖、兼职的广告中沦陷。类似“好太太”的群不在少数,起初建立的时候并非广告群,后来由于长时间无人照看,而被像罗超这样的人看上,最终沦为广告群。而如此规模庞大的广告群全靠人力去经营,几乎不可能。于是,在广告群的上游,诸多的外挂软件也迎来了春天。

  现在市面上的外挂软件价格从几十块到几百块不等。其中,罗超使用的一款叫做“微营销全能系统”的外挂费用为198元一年,永久使用则是398元。

  除此之外,另一个类似的外挂软件“方寸推”,还有着批量换群的功能。在一个名叫“方寸推6群”的QQ推广群内,一共有1369个人加入进来,而群人数每天还在不断增加。

  靠着这些形形色色的外挂,一个群每天散布的垃圾广告多达2000条,而像罗超这样的掮客凭着卖群与推广,轻松即可月入过万。

  与之合作的客户中,以棋牌游戏与直播平台居多。按照约定,罗超每天需在4000个群里发送客户的APP下载链接,并配上相关的推广文字。作为回报,客户每月打给罗超7800元。

  比如,一款名为“123棋牌”的游戏,从玩家、资深玩家到代理、资深代理再到大股东、董事长,代理共分25个级别,其中董事长的业绩额度要求达到800万元以上。

  也就是说,当一个代理通过推广拉客产生的总流水超过800万元(比如一名玩家通过推广链接进入游戏,一把赢了1000元,一把输了800元,他给代理带来的业绩为1800元),他就拥有了成为“董事长”级别的代理权限。相应地,董事长拿到的提成最高,为每一万元返佣250元,而等级最低的玩家则为每一万元返佣50元。

  “像这种本身利润就很大的客户,我一般会给到对方5折的优惠。”罗超说,在这行,信任是最重要的前提。毕竟,毁约几乎不用掏任何成本。

  如果把罗超们的生意看成是水平面上的等价交换,那么基于微信群本身一对多的社交功能而衍生出来的更多交易,则构成更为丰富的水下世界。

  杨子是一个有着多重身份的人,她的本职是一家会务公司的员工,工作之外她还做代购、微商以及替各大电商平台刷单。对于她来说,微信群不是单纯的商品了,更是厮杀的战场。

  “利用微信群做的生意,每一种都有各自的规矩。”杨子表示,以刷单群为例,刷单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为垫付返利,也就是需要刷手自行垫付货款,刷单成功后商家再将垫付款和报酬转给刷手;另外一种则是零佣金,货款由商家支付给刷手,刷单成功后支付报酬。由于店主和刷手都有可能是骗子,所以熟人之间交易的成功率会更高。

  刷手下完单之后,店家并不会真的发送货物,而是在类似于“空包网”这样的平台上购买假的物流信息(一条信息的平均价格为2元)。一段时间后,再由刷手完成“确认收货”。

  如果网店老板有大量的刷单需求,会去找到中介帮忙联系刷手,而衡量一个中介是否靠谱最重要的标准之一,就是他能够拥有多少刷单群。中介主要的盈利方式是服务费,有些中介还会在店家和刷手之间赚取差价。

  除了刷单群之外,一些群也在微信上大量存在。比较简单的群就是利用群聊天的掷骰子来赌大小,输的人在群里发红包。

  较为复杂的则是群友在线上玩斗地主、炸金花等游戏,赌资在微信群里流转。一般这样的群的人数在百余人,群主充当担保人的角色,有维持群的义务,保证一局游戏中赢家可以拿到钱。作为回报,群主也会从每局游戏里收取提成,赌资越大,提成越多,跟“线上茶馆老板”一样。

  另外,还有利用“某公司董事长”的虚假名片拉人进入一些如“股权投资”、“理财”、“互联网营销”等微信群,然后要求群成员交纳会员费、买课来牟利的案例,以及建立各种“抢红包”的微信群来进行类似的玩法。

  杨子说,此前圈内人士还给了她一份《108种微信加粉方法》的文档,里面包含了同行互推、、贴吧、招聘网站等各种渠道加微信的方式。“总之,当你的微信好友足够多时,你可以建立各种群来做生意。”

  李线是云集的一名客户经理,他运营着一个近400人的微信群,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值班人员分享商品和有关云集利好的新闻、软文和小视频。

  “他们的模式主要是通过群和朋友圈来卖货赚钱以及拉新。”李线说,他们的经理分为客户经理和服务经理两个类别,客户经理下面则是像杨子这样的会员。如果会员邀请的付费会员达到21人、团队成员达到82人,就能成为客户经理;如果客户经理的会员数达到905人,3年销售额达到100万元可晋升为服务经理。客户经理每邀请一个付费会员购买398元的礼包后,可以获得150元的“人头费”,还能获得推广链接产生的10%的交易提成。

  客户经理的工资主要是人头费和团队总利润的20%组成。当好群主,维持群内活跃度,客户经理基本每月收入就能达到万元以上。

  借助微信的力量,传统模式得到最大化的效率改造。与罗超和杨子的生意相比,云集更像是一只训练有素的集团军,依靠着更直接有效的现金激励,摆脱了前两者散兵游勇的状态,在微信群中称霸一方,收获了大量会员。

  据财报显示,云集截至2018年年底一共有740万会员,7万名经理,他们的收入则主要来自于740万会员的会员费和这些会员所卖出的商品收入。在10亿微信人口里,他们的740万会员自成一国。他们在各个散落的微信群里集结,朝着分销体系里的最高级别——服务经理迈进,希望成为群里广为传颂的从草根蜕变成每月收入十几万的大咖之一。

  一些创业公司也盯着微信群这块沃土。其中,最早以农村社交平台业务起家的村村乐,依靠“村里有人”的优势迅速实现转型。

  “原来我们拉群只是为了工作,后来我们把这个当成一个产品,推给我们的广告主。”村村乐创始人胡伟告诉我,此前的业务覆盖了全国近一半接近35万个农村,所以每个村都能找到一个人去建立微信群帮助企业做推广、下载APP。胡伟将这种利用微信群拉升日活的打法称之为“点杀”。

  比如,快手此前曾找到村村乐,要求利用其渠道在西南某省的几个县里去拉升快手日活。随后,村村乐的版主们在当地几个县快速拉群,并在群里扔出红包与下载链接。很快,快手在当地的日活即超过抖音,完成精准点杀。

  此外,村村乐还曾组织过包括牛奶、方便面、洗发水等快消类产品的微信群团购,帮助银行推广信用卡等业务。相比于前述的几种模式,村村乐的玩法显得更为多样化和安全,微信的工具特征也最为明显。大多数微信群的建立都是临时,随着推广完成,这些微信群也随之解散。

  近日,微信安全中心发布了《关于打击“微信营销”外挂的公告》,表示对于使用第三方外挂软件,以实现恶意营销、欺诈等目的用户,微信安全团队将进行专项清理并持续严厉打击。

  公告显示,微信已锁定明确的打击对象:暴力加粉、消息一键群发推送、自动回复机器人、全球虚拟定位、微信群自动推广、微信号批量增删好友等外挂功能;基于Xposed、substrate等技术框架开发的外挂软件定义为不法商家。

  随后,7月2日网上有消息传出,微信在一天之内了3000万个微信号。不过,微信方面对“3000万”这一数字予以否定,但承认重拳出击整治违规号的事实。

  此外,还有消息称微信正在内测一个新的流量入口——用支付页面帮线下门店的粉丝群导流。用户扫码即可同时添加客服并加入对应的商家福利群。

  “社交网络里最核心的就是真实体验。在具体的社交里,你对面是个真实的人,而如果对面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你都分析不出来的时候,这个时候就越过了那个底线。群控软件其实是越过那个底线了。”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我,包括微信在内的任何社交平台不会允许群控软件的大肆泛滥。越线行为一定会被干掉,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封号的同时,微信号买卖也变得更加火爆。在微信号交易的群里,此前10块钱一个的微信号半个月之内涨到了40多块,上涨了4倍。而时间在一年以上的,价格则涨到了150—200元以上的,有真实朋友圈和支付功能的,价格则更贵。

  摇骰子群最近禁止新人加入。在一些刷单群里,群主在群里告知大家最近是微信一年一度的大排查开始。为了让号更加抗“封”,群主要求大家多使用微信支付、绑定,一些敏感词语比如“刷单”、“佣金”、“返利”被要求改成“活动”、“红包”、“米饭”。

  高阶玩家同样遇到瓶颈。云集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他们的会员收入从2018年一季度的2亿元降到2019年一季度的1.5亿元。对此该公司方面解释,“由于公司业务扩张,允许符合特定要求的个人成为会员而无需购买会员套餐”。

  无疑,对于牵涉其中的所有人,想要在微信的角落里赚钱将变得愈发艰难。这,注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首页 | 新闻资讯 | 网民家园 | 理财投资 | 网络互联 | 体育娱乐 | 购物消费 | 旅游休闲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网农社 www.wpwyw.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6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