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网农社_中国互联网互动社区!

热门关键词:  云南  as  xxx  自驾游  茅箭医院
首页 新闻资讯 网民家园 理财投资 网络互联 体育娱乐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拿什么包装你 我的“乔碧萝殿下”

发布时间:2019-09-11 04:41:45 已有: 人阅读

  上市后不久,旗下主播“乔碧萝殿下”自导自演的一场“变脸大戏”,正式刷新了“网红成名”的新速度。

  7月23日晚上11点左右,主播“乔碧萝殿下”和“晴子mix”连麦时,不慎将未经美颜的脸露出,完美萝莉秒变“黑脸大妈”,却依然若无其事在说:“我不能露脸,必须到10万订阅才能露。”一时间,这出吸睛的反转剧,如同按下了大型网络狂欢和流量暴富真人秀的按钮,瞬间掀起巨浪。

  尽管以“刻意炒作”为由封停了乔碧萝的直播间,但负面带来的影响力,却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从数据上看,斗鱼斩获100万粉丝,大佬豪刷8.11万元礼物,网笼380.45万条弹幕,乔碧萝从垫底主播一跃成为头部主播,投资28万元炒作的团队也早已准备好迎接来自美颜和广告的狂轰滥炸。

  当乔碧萝扯下了滤镜网红的遮羞布,一条围绕网红流量池的黑色产业链也随之浮出水面。伪包装、刷流量、卖人设、恶性竞争、掘金变现,在直播这个大型秀场,网红主播们如同流水线上的罐头一样,周旋在MCN(多频道网络)机构、分发平台、刷量公司之间,如何包装网红快速博出位,如何从顶端食物链上分得一杯羹,成为了每个角色追逐的终极目标。

  每一个网红的成名都不是偶然,网红的迭代版本“直播网红”也不例外。如果把短视频平台比作一座大厦,幕后推手MCN就是建造大厦的“包工头”:比起镜头前光鲜亮丽的网红达人,MCN更深谙用户痛点,以及将高流量变现的生财之道。

  在过去的2018年,河北保定农村留守青年快手主播“手工耿”,凭着“无用发明”火爆互联网,而“最美笑容”代古拉K坐稳了抖音女王的宝座,一个月涨粉1000万的速度至今仍是业界神话。然而,“素人成名”的套路常常带给公众这样的认知偏差:你只需要一台电脑,一台摄像机,凭着漂亮的脸蛋或一两项才艺,便可一夜成名,三天暴富。

  事实上,在光鲜的屏幕背后,主播们的命运通常掌握在制定游戏规则的“超级工厂”手中,按照剧本,定制、策划、推出市场,争取成为MCN手中最赚钱的工具。这条产业链的上游,催生了一批炮制网红的机构。在一张招募主播的宣传单上,机构对“网络主播”岗位的要求低到离谱,“声音甜美,够皮,够社会”“只需要会聊天就可以”。

  艺术院校周边贴出的海报更是抛出噱头:“每天只需在镜头前坐2-3小时,无责底薪三千至五千,让你躺着赚钱。”甚至有经纪公司“采用最新的KTV街区教学模式”指引你在喊麦和口嗨里学会释放魅力,赢得KTV果盘赠送就算满分毕业。

  据杭州某网红学院艾米透露,秀场直播瞄准的是宅男群体,虽说各家要求不一,但长得漂亮是最基本的门槛。19岁的玲玲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在应聘主播时,就曾遭遇过面试官的“颜值拷问”,“当时他看了我的照片和视频非常不满意,发来好几个短视频让我参考,里面都是身材火辣、网红脸的小姐姐”。

  面试官告诉玲玲,你资质平平,想出名只有一条路:整容,甚至在合同中以整容与否来划分薪资等级,不整容8000元保底,整容1万元保底。玲玲无法接受,果断拒绝,但宣传上承诺的“月入2万、礼物抽成30%”的高薪,还是圈住了不少年轻女孩。主播小西为了做双眼皮和开外眼角手术,不惜在医美贷上借高利贷,花费高达7万元,最后因人气太低被经纪公司劝退。

  “一个经纪人管着十几个主播,其实就是放养,一个星期看你没什么人气,就不理你了。”艾米告诉《新民周刊》,小西代表了大多数底层主播的生存现状,小型机构多数以跑量取胜,哪个有人气就抓哪个。行业近乎畸形的招募标准,带来的负面效应不容小觑。安徽阜阳23岁女主播因整容失败,两次,在被消防员救下后,最终还是从18楼一跃而下;斗鱼女主播“洛丽塔大哥”削骨整容,结果被医生一刀割到动脉,至今仍在医院治疗。

  讽刺的是,许多人不明白,如果没办法打造极具辨识度的人设,只靠美貌这一张通行证是很难突围的。网红经纪人安姐说得更直白,当主播就是看你怎么样去“撩”,怎样挑逗起观众的围观心理。比如,隔多久就要歪头抚刘海或托个腮,找哪些级别的粉丝互动翻牌,就算是扯张纸巾,也要揣摩怎么显得俏皮可爱。

  而人设一旦立起来,就需要时刻在镜头面前保持“步调一致”,稍有不慎,就可能人设崩塌。曾经的斗鱼一姐刘佳怡,以解说逗B、王者实力型主播著称,因为自身游戏技术不够,请专人代打,结果被曝光,从此跌下神坛;标榜“打工妹”人设的美食主播吧唧小兔,以邻家妹子形象出现,相当圈粉,但随后网友扒出“吧唧小兔”的真实身份实际上是一名国家公职人员,就连直播中安利的产品也是“冒牌”的。

  事实上,大多数经纪公司在招募主播时,并没有把树立正确价值观作为考察指标,培训时压根也不会开设此类课程,一些作坊式培训机构的经纪人,为了快速变现甚至当起了“皮条客”。“只要是个人就可以,最好是女的,我只考虑人数够不够,数量有了再去抓质量,介绍的人多,我给你每月保底中介费1万元到1.5万元。”

  “颜值、人设”只是出名的必要条件之一,当大家同时拥有了这些必要条件时,如何让一个素人在千万主播大军中脱颖而出?“相比乔碧萝是如何走红的,我更关心粉丝打赏的钱去哪了”。同为主播的智嘉自曝,2016年直播火爆时,他的直播间5个月内产生了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但只有5万元是真的,其余都是经纪公司刷的。

  直播平台数据造假早已不是行业的秘密,四年前,斗鱼主播直播游戏“英雄联盟”时,聊天室显示观看人数超过了13亿,就揭开了刷量潜规则的冰山一角。艾米透露,衡量网红商业价值的指标无非是播放量、粉丝量、活跃度等几个核心数据,不管是个人还是MCN机构,在打造新账号时,刷量、刷粉是必要的手段。

  据了解,目前国内各种刷量平台已达1000多家,处于头部的100家每个月流水有200多万元,从业人员规模也累计达到900万。刷量业务分为机器刷和人工刷,机器刷通过程序控制成千上万台手机完成点赞、评论、加粉行为,速度快、价格低,但容易被平台发现,有封号危险;另一种人工刷是通过真人水军团队操作,价格高数十倍,但平台难以察觉,基本没有封号风险。淘宝上不少买家,明码标价1元可以换取2万粉丝,10元可以换取5500人气,持续点亮飘心10分钟,一些店铺成交量多达2万多单。

  即便你不主动去刷,直播平台也会挂友情赠送。主播左子向记者透露了刷粉的大致算法:直播开始时,自动匹配21个用户进入房间,从而让没有关注度的主播,也能造成有人观看的错觉;有用户进入时,自动以1:10左右的比例,匹配进入房间,从而让房间的数据更好看;有用户离开时,匹配的机器人不离场,保持表面上的房间热度。

  “几乎每个平台都能直接调整粉丝数量,屏幕前显示的上百万,实际在看的可能50万都不到。”中小企业CEO闻晓璐告诉《新民周刊》,“我曾注册过一个直播账号,上传了两段视频,隔两天后我看到账号下有一些评论,读起来不像是真人说的话,而像机器说的。”这也是闻晓露迟迟不敢找主播带货的主要原因。

  秀场直播中刷礼物的“流水”,也未必能更直观地反映主播的人气,同样可以造假——你以为刷流水的“土豪们”动辄刷出5000块的“城堡”“火箭”,其实不过是煽围观者的“公司道具”罢了。

  据业内人士爆料,当网红经纪公司有意包装你时,会以5折优惠的价格大批量向直播平台充值,比如花3000万充值6000万,然后把6000万虚拟货币花在自己公司旗下的网红账号,收入同直播平台五五分成,加上奖励七七八八,最后到手反而又赚了3000万。如此一来,经纪公司捧红了网红,网红账号也收获了大量流水,直播平台也能给融资方一个体面数据。

  归根结底,主播之间收入差距巨大和激烈竞争是其“剑走偏锋”的外在诱因。一份来自“今日网红”统计显示,、花椒、一直播、美拍、、火山等平台收入排名前1万的主播,仅占六大平台整体主播数量的0.7%,但却占据着所有主播收入的68%。这就意味着,其余99.3%的主播,要抢夺剩下32%的收益,月均收入4000元以下的主播占多数。

  除此之外,直播平台的运营成本很高,一线直播平台每月的带宽成本都在2000万元上下。为了快速收回成本,直播平台往往通过虚高人气和流量吸引投资者注意,从而获取融资。2017年上半年,、花椒、斗鱼等直播平台都完成了融资,紧接着“挖角大战”开启群雄逐鹿,同样也是想把更漂亮的数据呈现给资本市场。

  新东家甘愿承担百万千万元的天价违约金,主播周旋其间也是“看人下菜”,谁出的价高就去谁的平台,斗鱼某主播甚至一度将身价从200万元炒高到1600万元,但从粉丝数量、影响力、指数来看,所谓的“千万网红”压根不值这个价。

  在直播领域经营了两年多,Alex对于直播行业的失望,远多于希望。毕竟用户、流量就那么多,荷尔蒙也有限。他表示,直播这个行业就如同打麻将,有人赢就一定会有人输。平台上一位声名显赫的KOL,势必会把众多普通主播的流量“吸”走;而大型经纪公司也绝对会打压小规模的竞争者,以维护自己的寡头地位。

  变现困难,变现方式单一,已然成为整个行业的共识。许多底层主播们,为了生存开始打着创新的旗号触碰法律红线月,主播号兰某,为吸引网友关注送礼物,利用平台现场直播非法捕猎四十余只省重点保护或国家“三有”保护鸟类;2019年8月17日,郑州网红“小诸葛”拍兰博基尼撞人视频,假装交通事故,造成交通堵塞,被处以罚款及扣分。

  从“莉哥戏唱国歌”“陈一发调侃”,到花族琪琪“黄鳝门”、编造女主播夜宿故宫事件,不难发现网红因不当言行上热搜引众怒的大有人在,处理结果也无外乎平台封号、网红致歉,但仍然抵挡不住直播行当的泥沙俱下、乱象丛生。

  一方面网红门槛太低,处在其中的部分大V颜值在线素质缺位,靠一张脸蛋爆红,粉丝涨了,责任不涨;收入涨了,公德没涨。另一方面手里的“麦克风”比别好几圈,不想着背负更多责任,只想着如何把影响力变现。真到摊上事之时,负面影响已经无法挽回。

  而直播平台作为监管方,不但没有尽到审查把关之责,反而将恋爱、怀孕、生子、带有裸露性质的“萝莉秀”等未成年人禁忌视频推上热门。去年,媒体曝光了快手、火山直播平台,19岁“早孕妈妈”杨清柠,在一次晒孩子的直播中,收到了280万次点赞;一对00后农村小情侣,在私奔第65天直播了两人亲昵的举动,竟被官方推荐上了热门。

  有中学生表示,直播不仅好玩,还能赚钱,只要抓人眼球就能换取流量。“我有一批忠实粉丝,读书辛苦,不如早点辍学玩直播。”

  更离谱的是,一些主播利用未成年人心智未成熟,以打赏之名骗钱。在河南许昌,13岁的儿子将父亲的治病钱24000多元,打给了一名直播跳“鬼步舞”的主播;广东佛山打工的吴女士的支付宝莫名多出1万元的账单,后来才发现,一名主播常发信息给9岁女儿求打赏“小娃子,快来挂榜,涨人气”。

  上海律师王艳辉分析,主播、平台之所以频频踩踏红线,主要还是目前针对网络直播平台的法律尚不完善,对其监管还亟待完善。近日,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律政策研究报告》,建议限制14岁以下儿童开直播、发视频,仅允许其在父母同意或陪伴的情况下使用,或许能为规范网络直播开辟一个监管新思路。

  寄生于互联网的网红主播们,是一个时代的注脚,但大部分人可能不知道,以最快最粗暴方式收获一批图新鲜粉丝的青睐,就得做好以最快的方式失去他们的准备。未来,直播平台靠烧钱去吸引主播,靠颜值、段子、刷流水留住粉丝的方式行不通了,合并或者被收购是大趋势,活下来的机构也势必在内容上做更多调整。

  “AI+艺术欣赏体验会”——从名称上看,是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蛮有意思的一个环节。开场前,我内心确实是充满了期待。40分钟过后,演出结束,我的心情有点一言难尽。名家参与、全心呈现,包含歌曲、舞蹈、演奏、动画,风格融通古今中外,这当然是一场艺术水准较高的演出,但这样的享受更多是台上的人类表演者带给我的;而“AI+”的成分,至少我觉得还不算多。

  撰稿谵小语殷健灵最新长篇小说《彩虹嘴》出版了,和此前的《野芒坡》《废墟上的白鸽》等作品一样,这依然是一个关于在苦难中成长的故事。不同的是,这一次殷健灵选择了一种更为平缓的叙述方式,没有激烈冲突,没有地动山摇,在不知不觉中小主人公泅渡了童年和青春的界河。二战时期,犹太女孩薇拉一家为了躲避纳粹,随着难民大军逃亡上海。

  “高考”?给我这个支点,我能撬动全宇宙,用“家庭”这根杠杆。所以2016年的《小别离》之后,在2019年的暑期档,《小欢喜》也火了,且犹有胜之。中国式高考、中国式家庭,天然话题,自带流量,屡试不爽,百发百中。

  有这样一支业余篮球队,四男一女的组合,毫不起眼的身高,差距巨大的年龄,他们出现在8月30日晚北京水立方举行的2019篮球世界杯的开幕式上,与世界篮球队一同亮相。没有花哨的球技,没有明星的光环,但他们却赢得了全场的掌声。这支篮球队的五个人——矿工、病人、学生、公务员和铲车司机,是散落在天涯海角的五个陌生人,他们的生命,因为一个人而神奇地联系在一起。

  几周前一所重点中学的校庆活动上,增加了一档“好老师”评选颁奖仪式。作为校友代表,明人被邀出席。会议间隙,有位老先生拄着拐杖走到前排,校长连忙起身迎上。老先生嗓音不高,但神情严肃,问:“怎么严老师没评上,听说他的票数不算低呀?”校长在他耳畔轻声说了几句,老先生听了,眉毛上挑,一脸不屑:“怎么能听信这种举报呢?一封匿名信就把人家名字删了,这算公正公平评选?”校长是明人的小师弟。

  撰稿柏代华(上海,高管)著名的费拉小镇盘踞在陡峭的悬崖之巅,在湛蓝的晴空和褐色的绝壁间,密密匝匝的房屋在烈日下放射出耀眼的白光。爱折腾的游客可以骑驴攀爬六百级石阶抵达,但驴主要起价来比驴子还倔,还是码头边的缆车站省事省心,6欧直达。圣托里尼的蓝顶教堂自荣登国家地理杂志封面那天起,一发不可收,谈及希腊必提此景,无蓝顶,非圣岛。

  撰稿德琨若鱼(上海,教师)电影《爱情的牙齿》的女主角钱叶红和有妇之夫发生关系怀孕了,钱叶红是学医的,在情夫帮助下自己堕胎。情夫用《光明日报》包裹胎儿组织,偷偷丢进隔了两条街的垃圾桶里。后来,却还是东窗事发了。用报纸包的死胎是被谁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电影不必交待,而翻垃圾之举,推敲一二也真实可信。

  法国人说起给葡萄酒配菜,往往说得神乎其神。不那么讲究的,往往会觉得何必如此,就是一杯酒罢了。我们中国人,盐煮笋、茴香豆、豆腐干、青鱼干、肴肉切片、鹅掌、鸭舌、螺蛳、爆鳝,配啤酒和白酒,好像都行。花生米就酒,越喝越没够。白酒配爆肚也好,牛肉干+奶油炒米+蒙古王,能喝得人仰天长啸。欧洲人其实也不都挑剔:德国人香肠、肘子、酸菜配啤酒,也是稀里哗啦。

首页 | 新闻资讯 | 网民家园 | 理财投资 | 网络互联 | 体育娱乐 | 购物消费 | 旅游休闲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网农社 www.wpwyw.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6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