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网农社_中国互联网互动社区!

热门关键词:  as  xxx  云南  自驾游  茅箭医院
首页 新闻资讯 网民家园 理财投资 网络互联 体育娱乐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杨伟东倒了中国互联网企业还要病多久?

发布时间:2018-12-07 00:24:32 已有: 人阅读

  明主之任人:智者取其谋,愚者取其力,勇者取其威,慎者取其慎,无智愚勇慎兼而用之,故良将无弃才,名主无弃士。

  这句话,一直是互联网行业中的一大调侃,而如今铁打的杨伟东,也褪下了“不倒翁”的光环,在烈日骄阳下黯然倒地。根据阿里大文娱集团消息称,根据举报,原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将兼任优酷总裁。阿里方面确认了消息,并表示:“阿里在贪腐问题上一贯绝不手软,一切信息以警方公布为准。”

  杨伟东,2013年受古永锵邀请加入优酷土豆,先后担任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土豆总裁。2016年10月,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成立,杨伟东被任命为大优酷事业群总裁。2017年12月,担任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兼任大优酷事业群总裁。今年5月兼任阿里音乐CEO。

  杨伟东倒下了,而仅仅在六天前的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优酷还拿下了九个奖项。杨伟东作为优酷的一把手出现在现场,为获奖的同事团队鼓掌,顺道还站在台上品宣了一波优酷的内容平台策略,没想到,这是杨伟东最后一次以阿里文娱大优酷总裁的身份公开露面。

  在阿里体系曾与杨伟东关系密切、同为阿里“外人”代表的俞永福,在事发后发了一条三个问号与三个叹号组成的状态。当年,俞永福在掌舵阿里大文娱时甚至公开表示,“伟东下课之时就是永福退休之日”。如今,俞永福早已卸任要职,杨伟东迎来如此结局。

  早在2015年下半年,古永锵刚刚从王微手中接过土豆时,优酷就曾掀起过一轮“反腐风暴”。当时,已离开优酷数月的前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优酷出品总制片人卢梵溪就牵涉其中,被优酷以贪腐为名全公司通报并被警方带走调查。

  与此同时,卢梵溪的老上司、时任优酷土豆事业群BG联席总裁的魏明在内部斗争中逐渐“失势”。最终,作为另一位BG联席总裁,杨伟东在不到一年后正式就任合一集团总裁。

  2012年,阿里巴巴旗下淘宝聚划算原总经理阎利珉就曾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半年后,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

  2014年,阿里集团原人力资源部副总裁王凯,因非法收受或者索取他人好处费共计260万余元,用于个人消费。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万元。

  2015年7月,前阿里副总裁刘春宁因涉嫌商业贿赂,被深圳警方带走。不过,阿里影业曾发公告回应称,“刘春宁因在腾讯任职期间收受贿赂被调查,与其在本公司的现有职务无关系。”

  2016年11月,阿里影业副总裁、淘票票总经理孔奇因贪污受贿被警方带走,受贿金额预估在千万元级别。加上现在被警方带走的优酷原总裁杨伟东,从2012年至今,七年时间里,阿里已有六位高管因“”而被调查。

  阿里如何,非内部高层出身不敢妄言,但是我们关注到近年来互联网行业中,高层变动和因反腐下台的互联网公司高管不少,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经历了二十余年的飞速生长,问题暴露得越来越明显,当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到达一定规模后反腐已成常态。

  授权,对于下属而言,是管理者赋予的信任,对于管理者而言则是能力的体现,在这种形势下,互联网问题却越来越严重。

  目前,互联网企业内部包括职务侵占、商业受贿、虚报会议费用、占据推广费等,这些是与其他行业具有共性的贪腐现象,同时,还存在某些互联网行业特有的行为,如为商家刷单、篡改搜索排名、与外部人员勾结收费删帖、泄露个人信息等。这些不法行为有的属于欺诈行为损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有的则影响了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对公众利益造成严重伤害。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有个共同的特点,在初期抢占市场份额的发展阶段,因为有风险资金的介入,其“烧钱”往往不计成本,一旦内部监管不严,很容易给员工提供寻租机会,让其内外联手大赚其钱,大笔“烧钱”背后,企业亏得越多,个人则赚得越多。

  “这个行业拿回扣、做黑箱太容易了,都是小圈子里的熟人,谁能保证完全公正?”有内部人士这样说。

  以杨伟东为例,此次涉嫌贪腐的项目集中在优酷2018年推出的“这就是”系列综艺,主要是综艺项目的收支问题,包括《这!就是街舞》《这!就是对唱》《这!就是灌篮》等。据虎嗅网报道,杨伟东所谓“经济问题”涉案金额可能过亿。

  第一个副总裁王湛,元老级人物,2000年就加入百度,E-staff成员,2016年4月邮件通告他违法职业道德行为规范损失百度利益而被辞退。

  第二个副总裁李明远,百度最年轻的副总裁,2004年加入百度,一度被坊间传闻是李彦宏的人,厂内尊称“太子”,E-staff成员,2016年11月邮件通告查实他有经济问题,自动引咎辞职。

  第三个副总裁曾良, 2013年加入百度负责大客户部业务,2015年负责百度糯米业务,2017年3月邮件通告他利用职务便利,违反公司职业道德,构成严重违纪。百度决定解除曾良的劳动合同,并对涉事代理商进行处理。

  京东物流任兵,利用职务便利收受承运商好处费及礼品馈赠,被送进了局子,同样的京东物流华中区域分公司大件物流部安装运营部机构负责人黄川,利用职务便利收受服务商的好处费,也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11月12日,凤凰网全体员工均收到一份《停职审查通告》,体育频道何文暹、徐俊、魏晓青等人涉嫌多次通过内外勾结,套取侵吞公司财务,收受贿赂违规发稿,损害公司利益,编造虚假信息骗取公司资金等严重违纪违法行为,直接被停职接受审查。

  11月19日,58集团也爆出高管涉贿已被刑拘的消息,58同城渠道事业部原高级副总裁宋波、渠道事业部原总监郭冬等人,涉嫌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代理商财物,数额巨大,影响恶劣,公司已将此案移至公安机关处理。

  从2010年开始计算,互联网行业反腐事件共29起,其中包括京东8起,阿里巴巴与百度均6起,腾讯3起。易果生鲜、去哪儿网、乐视、合一集团、360集团为1起。

  甚至,连近两年才兴起的共享单车ofo都贪腐严重,挥霍、贪污、站队、裁员,让这个曾经被资本追逐的企业,一步步走向深渊。

  而在巴中市检察院近日发布的打击网络“潜规则”案件中,被告人在四年时间内,为了获得更多的视频推广、置顶等机会,其共向优酷、爱奇艺、土豆、搜狐等网站的编辑行贿650余万元,此次涉案的14名编辑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至有期徒刑2年不等的刑罚。

  这些人员虽然不是各个互联网公司的高管,但是既然有行贿方,就有受贿方,也从侧面反映出各家互联网公司,贪腐问题极为严重。

  多年来,互联网企业一直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互联网公司忙于跑马圈地,相互之间掐得不亦乐乎,同时还要和传统行业苦斗。现存的互联网巨头都是各条战线斗争的幸存者,它们在赢了外部“战争”的同时,却没能扎紧企业内部监管制度的篱笆,这导致内部易发、多发。

  在互联网科技公司中,流传着“2万人诅咒”,即大公司的员工人数在超过两万人之后,人均业绩、公司氛围、执行效率都会朝负面发展。也就是说,公司人数一旦超过这个界限,公司需要对员工、产品设定新的管理制度,以免“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一方面,中国互联网行业,以鼓吹消除信息不对称这一特点,而快速被社会认可,衍生出一套套全新的商业模式,但是实际上,这些互联网企业却成了一个信息渠道分发的“中介”,可操作性极强,对资源的掌握能力,就像是一个“档位调节按钮”,可以自由控制中间的信息资源的倾斜方向,也正是这一属性,让其中有权力拨动这一个“按钮”的高管,拥有巨大的操作空间,这其中的利益之大,足以让人垂涎三尺。

  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普遍年轻,公司的发展之迅速,远远高过了制度缺失暴露的速度,公司的注意力和管理,都集中在对业绩的追逐和快速攀爬的数据上,大部分互联网创业公司的经营模式与摸索过程,又决定了它不能给自己戴上沉重的制度镣铐,不能照搬大企业的成熟的管理制度,只能一步步孕育自己的企业文化,在此基础上,集合互联网企业的特性,慢慢完善规则。正是这种特性,容易给的滋生提供温床,往往贪腐刚开始发芽,再回头看的时候,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显然,各个互联网企业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今年12月3日,美团发布生态反腐处罚公告:包括内部员工、生态合作伙伴人员以及共犯社会人员等89人受到刑事查处,其中外卖渠道高级总监因触犯公司高压线被公司解除劳动合同,雷霆手段清洗利益链条的上下游,杀鸡儆猴。

  百度的纠察部门名为“职业道德建设部”,内设委员会,由元老梁志祥亲自挂帅,负责监督、核查公司内部员工的违法违纪行为。

  腾讯则公示公司六条不能碰触的“高压线”:故意虚假报帐、收受回扣、泄漏公司商业机密、从事与公司有商业竞争的行为、违法乱纪行为以及打听或泄漏薪资等保密敏感信息的行为。据悉,每位腾讯员工一旦违反,轻则免职,重则移交司法机关。负责整治内部的是腾讯的反舞弊团队,其主要职责是受理有关舞弊问题的投诉,并进行相关调查取证。

  去年10月24日,京东集团通过内部网站和“廉洁京东”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反腐内部公告》,将过去一段时间查处的10起内部案件集中进行了实名公布。

  京东、腾讯、百度、沃尔玛中国、宝洁、联想、美的、小米、美团点评、唯品会、李宁永辉超市601933股吧)等14家公司一起要建立员工的诚信档案,只要在一家过了,其他家都不录用。

  许多互联网企业已建立起内部审查部门,有的企业甚至聘请从事过司法工作的专业人士担纲内部反腐,这些都是反腐的必要手段。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们,似乎一下子开悟了,从集中精力专注于冲锋陷阵的青年,长大成了一个个注重养生的中年成熟个体。

  这也暗合了一个企业正常的成长之路,实际上不管是互联网企业还是传统企业,从诞生到成为巨头,都经历过艰难的管理制度摸索之路。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崛起于市井草莽,就像是水浒中的各路英雄好汉,梁山聚义时可以大块喝酒大块吃肉,不论过去的品行如何,只要讲义气,能为团队打胜仗,就可以有用武之地,进入108人的团队核心。

  但是,一旦被朝廷招安,条条框框如泰山压顶而来,草莽属性无所遁形,适应的许官封爵,不适应的只能沦为炮灰。

  互联网企业,逐渐向现代管理发展的系统方向不会变,这是一个必然的发展方向,就如微软一样,现如今的僵化的企业管理被人诟病,但是换一个角度思考,如果不是制度逐渐成熟,当初那个车库中的小团队,会成为今日的科技巨头吗?这艘科技战舰,还能在今天残酷的竞争环境中,开得四平八稳吗?

  有舍有得,这是天理自然,但是总的来说,互联网企业在迈向成熟管理制度的时候,得到的显然更多,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已经在开始行动,正在朝着规范的道路在迈步,现代企业管理学中的特点,正一步步浸透到这些从草根崛起的互联网企业中。

  只不过心存侥幸、习惯于伸手的部分高管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个快速变迁的时代抛弃,被行业向前的滚滚车潮无情碾压而过。

首页 | 新闻资讯 | 网民家园 | 理财投资 | 网络互联 | 体育娱乐 | 购物消费 | 旅游休闲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网农社 www.wpwyw.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6

电脑版 | wap